快捷导航

第163章 美女 儿媳与婆婆共侍 儿媳与婆婆共侍小说阅读 摸出水

发布时间:2021-04-15 18:40:03

将洛清日扶起,三夫人欣慰的望着他。

“什么?”

“呵呵,你这皮肤可真是够嫩的,一个男孩竟长得这么好看。可你为什么不听话呢?”里面传来一个渗人的女孩的声音。

包着那千两白银还有几件旧衣裳,王语嫣像只可怜的哈巴狗一样被遣送到了新主人那里!还是现代好,人身自由、言论自由,哪会像现在这样在古代任人摆布,今天搁那房做丫鬟,明天搁另一房做洗衣工,这新主子要真是那个臭男人,估计小日子不好过啦!王语嫣轻叹了一口气,只道是虎落平阳任犬欺啊!认命吧!

梅玉莹追至一处幽深树林中,似看见前方有一白色身影隐入其中,也未做多想,拼命朝白色身影奔去。

来人正是梅世翔,约摸着那丫头已经从师父那回来,想着晚间更深露重路不好行,梅世翔还是不放心的到王语嫣房间一探她的情况,只见那丫头鞋袜净脱,露出那双雪白如藕的双腿十分诱人,梅世翔不自觉的觉得喉咙一阵发紧,他咳了咳嗓子:“咳!咳!”

此时的晓洁已经完全是没有任何的力气,只是还是那么的倔强的看着凌王,她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想让凌王不要再与冷潇潇因为她双方彼此之间进行打斗,可是晓洁却忽略了一件事情,虽然她这样做可能是为了他们两人好,但是听在凌王的耳朵里面,却是那么的刺耳,毕竟她是为了那个什么都不是的冷潇潇而受伤的,而现在受了伤的她,却还在帮着冷潇潇那个小子说话,这让他越听越气,便对晓洁说道:

“呦,王妃的架子蛮大的,还要本王亲自来叫.”挺拔的身材,俊俏的面容,深邃的眸子里满是冰冷和不屑,“司琴办事不力,杖责一百”。

“泠儿,你。“风霓烟心痛地望着她,她还是一样,不忍伤他人的性命。什么事情,都自己担着。

‘糟糕,难道是自己的胃痛又犯了?以前犯胃病的时候,要不是爸妈发现及时,估计早没了,今天胃怎么那么的痛呀,千万别是旧病复发呀,莫晓洁呀莫晓洁,你说你干嘛好端端的去气你自己,这一气胃病准犯,老天呀,我还这么年轻,还在这落后不知道有多少万年的古代,千万得让我好好的回去呀,先不急,静下心来,可能会好一点。’

陈蔓爽快的答应:“你等着,我去把她叫出来。”不一会,陈蔓带着龙天晴出来了,她温和的问自己女儿:“天晴,你告诉妈妈和汪阿姨你和玲玲怎么了?玲玲现在房间里闷着,连晚饭都没吃。”

好美,柳梦泠轻移莲步,走至院中的梅树旁,抬起头静静地望着,这里的梅花比她之前见过的梅花还要圣洁、脱俗。

当回到暗河宫时就传来了一个消息,这也让暗夜尊非常的不开心,特别的不开心。早知道就多玩个几年再回宫,要是在外不回来那就更好了。不过世上没有早知道,也注定了暗夜尊此时非常糟糕的心情。

“好了,拿去吃吧!”在紫荨正看得出神时传来磁性的男声唤回了她的思绪,回过神来的紫荨心里有些害臊,真是太丢脸了。垂下头来不敢看向战飞天,她怎么就看呆了呢!

“别多礼了,我们不是朋友吗?还是说你没当我是朋友?”紫荨说着还调皮的对着战飞天眨眨眼,一看就知道她是在开玩笑呢!离别的伤感可不适合她。

翠竹自然知道王爷指的是她端来的东西,便低声道:“回王爷,是姜汤。”说罢,翠竹不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她本就长得*肥硕些,此刻感受屋子中怪异的气氛,冷汗也不停地从额头两侧滑落下来。她急忙拿起手中的帕子擦了擦。

而如今,自己竟是被人拥在怀中动弹不得。萧梓夏心中暗道:侍寝?!今晚你要是敢让本姑娘给你侍寝,我管你什么王爷,本姑娘绝对要把你弄去做花肥!可是转念一想,自己现在的身子可是这府中的王妃啊~~~没有功夫不说,这侍寝……好像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吧!萧梓夏想到这里,慌忙摇了摇头,心里暗叫:萧梓夏啊萧梓夏,你在想什么呢?什么情理之中,理所应当?虽然这具身体的主人是府里的王妃,可现在你不是王妃啊,你是萧梓夏!

“我的肚子。”也不知道是什么时辰,香寒被微妙疼痛唤醒,她捂着肚子,感到了一丝丝的寒气入体,身子的温热似乎在缓缓流逝,肚子里面剧烈的疼痛让她难以忍受。“是,是那碗燕窝粥……柳奕蓉……”她大声的呼叫。“我的孩子,我的孩子,谁来救救我的孩子……”绝望与恐惧充斥着她的内心,肚子很痛可是心也很痛,眼前闪过的是那些快乐的时光,有奕风,那种欢乐还有幸福都一段一段放映着。香寒使劲的挣扎,从床上爬到了地下,她努力的往前爬着,因为她要救自己的孩子,那是她的骨肉呀,她用了的呼喊,声音撕心裂肺,可是没有人听到,没有人到来,一个人也没有,为什么,柳奕蓉为什么这么狠,她的孩子真的很无辜,很无辜。身下,一点一点的流着血,眼睛,一点一点的落着泪……她笑了,自己好疲惫,好累,快要死了吧,唯一的舍不得就是奕风。也好,能和孩子一起死去,也好,也好……“对不起,我不能陪你到老了。”她耳边响起了奕风的誓言:从此一生一世一双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一生一世一双人……满足的闭上了眼睛,手放在了肚子上面,那眼角挂着的是微笑,微笑……

“哥。”柳奕蓉走到了奕风的面前,在她的心里已经想好这件事情到底该怎么解决了,她早就已经打定了主意、奕风看都不愿意看她,始终都低着头,“你来干什么?”他冷冷的说,不带着丝毫的感情,因为他觉得对柳奕蓉已经不需要感情了。

轩辕奕听到这里低叫一声:“孙总管!”孙总管急忙道:“王爷恕罪,老奴失言。”随即他继续刚才说的话道:“事情蹊跷,我深感老王爷所托之重,但一个人却又力不从心。所以我拜托你师父,也就是我的师弟容云鹤暗中帮我一起保护王爷。云鹤义薄云天,毫不犹豫的便承下这个危险重重的求助。但是作为第一捕头的云鹤也免不了被人陷害,司徒浩曾暗中收买他,被云鹤拒绝后,司徒浩便嫁祸陷害云鹤,使他连捕头都做不得。将云鹤逼走之后,京城中的捕快便已被司徒浩暗中操作。当年被司徒浩视为绊脚石的三位大人,身亡之后,竟无一人能够捉住凶手。这也与捕快已被司徒浩掌控有关。”

这时,只听得第二个声音缓缓说道:“没有欺瞒?那你手中的包袱里是什么?!”萧梓夏站定,她已经辨别出这声音在她右侧的方向,而且离得并不远。不然在如此昏暗的林中,不可能将她看的清楚。

萧梓夏冷冷撇过头去道:“难道王爷要我饿死在路上不成?”“你……!”轩辕奕看着她没有丝毫歉意和留恋的脸,气结于胸,竟是说不出话来。“本王懒得与你费口舌!你好自为之!”轩辕奕一甩衣袖,绕过萧梓夏朝着马车走去。

其实她挺喜欢自己在家做饭吃的,自己做的东西吃着很有成就感。只不过赵明杰不喜欢,所以很多时候,她都会早晨下去买早点。倒是这些天他经常不回来了,她又开始了自己做早饭吃的习惯。又干净又节省,吃的也安心。

巧儿话音刚落,便有人轻叩响屋门,巧儿打开门一看,便见云护卫端着一个粗瓷碗站在门外。

“前面有一个岔口,一侧的路被石块拦挡了。”云兮扬对着王爷与孙总管说道。

他对我的话故意充耳不闻,继续说:“条件好的有私家车,不过我可以弄个单位的汽车,开出来让小白猫和老色猫在那里面快乐销魂一番,如何?呀呀,果然不出所料,小白猫把老色猫迎头痛骂一顿,呵,好听,听小白猫娇滴滴的骂声真是一种享受。”

我们的话题太累了,我可不想在工作一天之后还这样累,我给你讲个有色笑话吧,现在社会上管这个叫黄段子,我可是有太多这种笑话了,我可以免费讲给你听,不过你要有良心呀,听过以后,在电话那边吻老色猫一下就行了。有一个老和尚临终的时候就是闭不上眼睛,弟子们就问他什么原因,他说,唉,想为师我这一辈子可谓是行得正做得端,如今终于修行圆满,可我真是有个遗憾呀,那就是我这一辈子也不知道女人的那个部位长得什么样儿的,我真是死不瞑目呀。弟子们一商量,决定满足他,然后就到山下花钱雇来了个妓女,命令她脱了衣服给老和尚看,谁知老和尚对着妓女的那个部位看了再看以后,竟然大失所望,说了句,唉,为师我这一辈子天天都在想女人的那个地方,它到底能是什么样儿的呢?可我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它居然能和尼姑的是一模一样的!看我笑得那么开心,“上网无聊活着没劲”就又说,小白猫,你看老和尚临终的这个愿望,足以说明我们这些衣冠楚楚之人的虚伪。

最好是五个。

王碧丝此刻在量上非常慷慨,配合着最最嘲笑的表情,用最残酷最轻松的话,她不断地向我重复着说:“我呀,从来就不知道让人家甩了,是什么滋味!我倒是想知道,但可惜呀,就是没有人肯甩我,嘻嘻――哈哈哈!都是我甩人家,当然我心里那也难受,不过我从来没有掉过一滴泪,都是别人为我流泪。你倒是好机会不少,可是一个也没抓住,那还不如没有机会的好。”她将这话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每一遍我心里都要流一次血,而不是泪。王碧丝有种和人不一样的爱好,那就是她有种特殊的功能,能嗅到我心灵上的血的味道,她喜欢这种血腥味,她象那些食肉的兽类一样,在嗅到我心灵上的血的味道后,满足快活极了。于是她在开心中,非常善良地心疼我,“你不了解我这个人,我这个人非常心软,从来不兴灾乐祸的,我真是太为你感到难过了……嘻嘻,呵,这天可真好,下过了雨,空气那么清新,你没到十梅庵看看花去?昨天我去了,真漂亮,俺孩子也那么高兴,这日子真是欢喜死人了!”我在刚一见到瘦瘦的王碧丝曾顿生无比的怜惜,她的体重又减下去好多,我知道她一定是又受了婆婆的好些委屈和丈夫的好些打骂,所以刚一见面的那一刻,我甚至在心里暗想,天下女人都是一样的命苦呀,同时眼泪就涌满了眼眶。有次,我们吃饭时,她让我看她胳膊和头上的伤,还有她丈夫用老拳给她砸青的脸,现在那颗在战役中不幸被击落的门牙齿洞已被修补填充。那个瘦得塌陷进去的脸腮曾划出一个玲珑可怜的线条,向我表示着可亲可爱可怜,但此时那个模糊的线条才终于让我审视出来它真正蕴藏的疏远、冷淡和残忍。

当我的灵与肉都甜蜜快乐幸福的时候了,我真正感觉到了这种事情的销魂快感,有的时候,我居然可以一连到两三次,让他也兴奋无比,居然可以要个三四次。并且经过数次的磨合之后,我们之间非常合得来,常常能够一块到。他说,真不明白,有的男人为什么要喜新厌旧呢?因为最好的性伴侣,其实是长期做的那个,彼此经过无数次磨合之后,进入状态和掌握节奏以及保持耐力、时间长度、方式的更换等方面都尽在不言中,然后两个人很容易一块就到了,不然和自慰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如果有可能,我真愿意一直都你一个人好,好一辈子,爱你一辈子,干你一辈子,让你一辈子都快乐,我们俩个一辈子保持这种快乐!

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因为从来都不喝酒,直觉的胃一阵灼热,翻滚,感觉很难受,但是也很舒畅。从没喝过酒,现在才知道酒真的是个好东西,尤其在这个时候,他喝了一杯又一杯,只觉得脑袋晕忽忽的,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疼了。

“听说,是被别人偷偷下了药的……”

“不知副楼主尊名?在下是否认识?”

尹天泽拖着圆滚滚的身躯一溜烟的跑到桌子底下,四处扒拉了半天终于用两根手指捏着一条脏兮兮黑乎乎一看不出原本样子的手帕来到众人面前。

“……”

每听一句,柳纤纤脸色越听越凝重,听到后面袖中手指忍不住收紧,长长的指甲深深刺入掌心,可是她却感受不到一丝地痛楚。

“溪芸,你吓死我了。”

尹天宇没理会她,倒是想起了另外一茬,皱眉道:“我说柳纤纤,这大牢里很好玩么?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呆在这里倒还不想走了吗?”

微风轻轻刮过,就像母亲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给予她慰藉和希望。

他会恨她吗?她又活下来了。一定会的,真是恶人未必有恶报,还是她的命太硬呢,所以克死了养父母,夺走了别人的幸福,结果连阎王爷都不肯收下她,简直让她笑掉大牙。

听到她这样说,虞敖森直直地望向她,鹰眸犀利中带着冷意,像是就要将她看透,不留余地:“我在想,到底是谁想置笑笑于死地。”

停下车,温柔的看着蓝雨珊:“你饿了吧,我们先去吃饭吧”。不等蓝雨珊说话,彦斌走下了车,为蓝雨珊打开了车门。

青烈盯着他一言不发,符琪看着青烈的眼色,和许志平那肥厚的身材便猜出了来人定是青烈平常说的那个猥琐的总监了,在医院的时候青烈把今天的原委说了一通,依照符琪的个性,肯定是力争到底的,可在青烈的劝导和眼泪下,还是放弃了只是还是心里有些不痛快。

沈焕凤眼眯起,饶有兴趣地盯了夏云卿两眼。

卫远也坐上了青烈的位置,心里拼命在点头,我觉得也像,这么个高富帅都不要,“其实她已经拒绝你了。”想来想去,卫远还是决定告诉岑楚邑真相,岑楚邑拍桌:“我不信!”

“什么叫向后拖一拖。是这个女人的事情重要,还是你的前途重要。要知道,你这次去美国,爸除了希望你能找到和如海集团合作的建材的原材料,还希望你能考察一下国外的市场,这对于我们开发国外的市场,是很有帮助的。这样,能看到你的实力了,董事会的那些古董么,就能闭上他们的嘴了”。杨父苦口婆心的劝着,可杨一凡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就是嘛,我们家的佳佳的性子,我可是向皇子提过的哦,你现在信了吧。”母后太好了,帮我说话!似笑非笑地应付着。拉了拉皇上的衣服,“皇上老公,你就死心吧!”

“白爷爷,对不起,以前,我总是,惹你生气,找你麻烦!你,不会,怪我吧!”不时地想起了刚刚与他相识时的那些事情,不是骂人家,就是打人家,要不就是诬蔑人家,唉!佳佳呀,你就是个标准的混蛋,从来就没做过一件好事情!我重重地低下头来,狂骂着自己。

“祖宗啊,你是不是又惹事情了啊”。娜娜很小心的问着蓝雨珊,蓝雨珊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

Tina在自己的办公室里生着闷气,突然就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随后,拿起纸抽,发现上面只剩下可怜的一张。

话一出口,青烈简直不敢看金温纶此刻的表情,金温纶明显的身子歪了一下,然后突然脸上就没有了表情变化。但是过了短短几秒,他的脸已经开始抽搐了,此刻青烈已经在看着她了,她本来别过头想看看金温纶什么反应的,但是发现没有反应,她就好奇的转了过来。

第二十章

抬眸望去,上午见到的那一辆车子正缓缓从停车场开出来,一路向北行驶而去。

在我理清思路后,看向莫风,他也收起自己的情绪,大姐依然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就好像在听一个故事,而小轩子还沉浸在自责当中,这时莫风道:“尽快找到无双剑,要赶快出去,这个地方不宜久留。“众人点头。

莫风听我这样一问,先是一愣,然后回道:“我不想你被孤魂野鬼C着。”

“快看快看小姐不哭了~~睡着了哦~”

“师兄,我走~~师傅,师兄再见!!”师兄转过身去不理我,“师兄,烟儿走了”

“下不为例,要是再有看我怎么对付你。”幻幽凛半眯起一双邪魅的冰眸,抿直薄唇,威胁一般盯着樱灵蝶。

黄敏雯只是一笑,对她谦卑的态度很赞赏,因为确实,这份文件终归要让总监自己亲自过目才行。

逸辉深深地瞅着她:“在我心里,你比我自己更重要,你懂吗?”

rdc